负隅顽抗

【凌李】李熏然的单恋故事(一发完结)

周更寒:

换了一种从来没尝试过的文风,试水。阅读愉快~


————


二十岁那年,我认识了一个叫凌远的人。


他是个医生,长得好又敬业。大概就是现在说的那种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偏偏还要靠才华的人。二十岁的时候我还在念警校,正好是撒野成欢的年纪。我记得那年夏天天太热,街上的蝉鸣一阵阵躁得我心里发慌。


现在回想起来,世上有很多事往往都是不可预料的。正如缘分一样,奇妙而又有趣。我在公交上和扒手斗智斗勇挂了彩,上医院后给我包扎的那个实习医生就是凌远。


年轻的时候,看什么都感兴趣,听什么都来劲。包扎过程里我挑着话头和实习医生侃了一会儿,完事儿了以后又瞅着这人长得真不错,愣是站在边上看他忙活半天。我想那时候我杵在那儿应该是挺奇怪的,但是没有赶我走的凌远也是蛮奇怪的。


听凌远后来跟我说,他那会儿觉得我长得好看,站着不碍眼。这个理由我喜欢。


听他说医院里不少小姑娘暗恋他。说这话的时候,凌远眉毛扬得飞起来,那得意的样子让人看了就又好笑又生气。他说小姑娘们觉得他眼睛好看,我当时嘲他说自己的眼睛更好看,睫毛比他长多了。凌远一下子就笑了,说我一大男人比什么不好,非要比眼睫毛的长度。


不比眼睫毛那比什么呢?哈哈。


如果你问我喜欢凌远什么,我会告诉你,我和那些小姑娘都不一样。


我喜欢凌远的唇。他的唇形很美好,让人有接吻的欲望。


凌远这个人比较慢热,和他熟起来的时候我已经快毕业了。毕业那天,我甩掉了一帮子兄弟然后给他打了个电话。我告诉他我毕业了,他很吃惊。其实那一刹那我是不开心的,因为第一次清晰地察觉到了自己在他心里的地位。


一个普通朋友,普通到懒得记对方更多个人信息的朋友。


他恭喜我长大了,我也恭喜他老了。毕竟他也算各种意义上地看着我毕业了,不是吗?这样就好了,过去的时光里有他我很高兴。


我们一起出去吃了顿饭,来的路上我让他给我带了一杯奶茶。他问我怎么会选择喝这种没营养又小女生的东西,我很不客气地回敬了他几句。当然,我并不喜欢喝奶茶。只是觉得在这样一个日子里,我需要一些甜滋滋的东西。


他很嫌弃地看我喝奶茶,一边看还一边发表各种医学意见。我喝了几口觉得太难喝,他又太吵,于是就把剩下大半杯塞给他。他倒也没拒绝,说自己也没怎么喝过于是决定尝尝。他的嘴唇含住还带有我印记的吸管,动作缓慢地吮吸着。


就是在那一刻,我发现了凌远的嘴唇让人有亲吻的欲望。


二十岁的时候得过且过是一种常态。我有梦想也有热血,只是这些让人激动的东西也会随着生活而失去光彩,最终慢慢磨成生命中平淡的一部分。凌远的就像一个意外,忽然闯入了我的生命。


这个意外的遇见,是有色彩的。


我对生活开始有了新的期待,因为每一次和凌远的相遇都是惊喜。


有一天他终于开始主动给我打电话,内容无非是加班太累、手术太多这种。一个星期里三次电话两次都是抱怨,我有时候也会觉得很无语。我说你这么烦干脆辞职好了,这时候他又一本正经开始教育我要爱岗敬业之类。


虽然回回都听一样的东西,可每次凌远的来电显示出现的时候,我还是会怀着高兴的心情接听。因为这表示我终于从一个普通朋友进化到了好朋友。在这中间,我们走过了三年。三年中过生日的时候,他不会送我东西但会发短信或是打电话。


我觉得凌远对我的种种,对于我来说都是恰到好处。少一分让人遗憾,多一分又让人期待。


住在他家里的时候忘记带换洗衣服,他拿洗干净的衣服给我穿。在那时候,我突然觉得自己和他身高相差无几是多么幸运的一件事,因为这能让我更好地体会同一件衣服穿在凌远身上的感觉。


我和凌远经常会因为意见不合吵上两句,每到这种时候,他都会以我还年轻然后自己闭上了嘴。你看他虽然是个严谨的人,用他单位人的话来说简直是严谨得可怕,可他还是挺温柔的。而且我想,在他没有对象之前,能享受这种温柔的人并不多。


而我,就在其中。


有一个关于凌远的事是暗恋凌远的那群小姑娘不知道的,凌远跑步可不行了。前几年我单位办了个运动比赛,我去跑了个五千米。刚好那天凌远有空,于是兴致勃勃地来看我跑步,还说要看我拿第几名。


等我拿到第一以后我就看到他一副黑脸的样子,我觉得特别逗。所以等到人都散光了以后,我拽着他在跑道上绕了十来圈。那时候已经很晚了,周边的灯都开了出来,灯光昏昏暗暗又暖暖地点在夜色里。


凌远跑得一脑门汗,贴着鬓流进了衣服里。我一下没忍住捏住他的腮帮子喊:“凌远你不行啊!”凌远撑着手停在那里喘气,半天提不起劲来骂我。我走过去带着他慢慢走来平复呼吸,等到他恢复过来以后,我被重重地揉了一记头发。


那一刻,我突然想问问凌医生医学上心悸是怎么定义的。


凌远看着我眨眼,眼睛里倒映着一晚上的星星点点。凌远和我说:“你小子眼睛确实是挺漂亮的啊?”我不满他的形容词,捶了他一下,他笑笑没说话。


每个人一生中都会有那么一两次奋不顾身的时候,在我喜欢凌远这件事上,我觉得我找不到那种时候。于我,他是最好的朋友,难逢的知己。一旦奋不顾身,就是万劫不复。


所以我喜欢他已经到了连冲动都没有了的地步?


所以……我爱上他了?可能吧。


我曾经喝多了然后拉着凌远在凌晨两点的大马路上谈天说地,醉得跟鬼一样。他也没嫌弃我,任由我挂着胡说八道。我大概还能记得自己说了什么,我说凌远你就是我人生的太阳啊。凌远一愣,也没问我什么意思。因为他还没来得及问,我就噼里啪啦跟倒豆子一样开始讲了。我说凌远啊,我觉得生活很无聊啊,认识你以后才发现世界上还有这么多好玩的事儿啊。


凌远回答什么我倒是忘了,反正也是一些无关痛痒的话。


值得我记住的是,第二天我收到了一条短信,短信上写着:“你是我的月亮啊,哈哈。李熏然,生日快乐。”


那一天我抱着手机笑得跟什么一样。我突然明白了一件事,有些关于爱情的心情,只有自己能体会。比如说在这件事上,我就得到了无限的乐趣,尽管是自娱自乐。


后来他出国去进修,我给他打越洋电话问他过得怎么样,有没有忘了大兄弟李熏然。凌远说自己忘得差不多了,毕竟国外妹子长得比李熏然好看太多。


我说他不仗义。等到我们挂了电话,我才发现自己手中的纸上写满了凌远的名字,密密麻麻的,看得人密恐都要发作了。


在那个时候,我意识到了一个事实:我会失去凌远,我又不会失去凌远。


爱情是什么?我想所谓爱情,应该是一种下意识下的行为产物。爱到潜意识都是另一个人,多么奇妙。


一晃眼十年过去了,我们的工作都很顺利。凌远已经成为了院长,与此同时也收获了更多小姑娘的喜欢。前段时间他们医院年终聚餐,我作为凌院长的老朋友有幸被邀请一起过去了。饭吃到后来,这群小姑娘玩起了什么真心话大冒险。


我这个人运气向来不错,但是碰到凌远就非一般地倒霉。


真心话果然被人问到了“现在有没有喜欢的人”这个事儿,大冒险更糟心,要和现场一个指定对象亲吻。两边抉择一下,我选择了真心话,因为看上去比较容易。


我当时端起一杯酒喝了下去,壮壮胆。这行为还引来了凌远一阵笑,对此我表示无奈。于接着我清了清嗓子,用一种很骄傲的姿态开了场。


“我暗恋一个很优秀的人一直到现在。”


一句很简单的话,却用掉了我十年的时间。


凌远当时坐在我对面,他认真地听着我说话。我看到他听到我话的时候表情一愣,但是很快又恢复了自然。


我想一定有人和我一样,这么光明正大而又偷鸡摸狗地对着一个人告白。


这个告白,只属于我自己。


就在昨天,他来找我了。他冒着大雨亲手将一封请柬送到了我的手上,告诉我一定要到场。我顺手把请柬放在了桌上,没去看。


下过雨后我突然非常想喝冰可乐,打开冰箱发现家里没有了。于是我出门找了辆公交,去了一趟超市。当我捏着冰凉的易拉罐整个人贴在公交车车门上的时候,背后湿了一大块又衬着玻璃,那滋味真是不一般。


车窗上倒影出过道里人模模糊糊的样子,汗水流进了我的眼睛,酸酸的。


在那一刻,我突然想起来了一件事。


我爱的那个人要结婚了。


我爱的那个人,


我不爱了。


————


 @勒死你  @花羽雀 感谢清清花花半夜讨论梗啊!虽然我好像没写到几个?


嘿嘿,我从来没试过这种文风。


前几天男神说我矫情……于是我换了一个方式写文,说实话写得不开心。因为写暗恋的时候,总是会想起自己暗恋时候的心情。


喜欢一个人是藏不住的,所以院长一定有感觉的。但是他会把这种感觉往哪边靠,就取决于他想要什么样的人生了。

评论

热度(271)

  1. 负隅顽抗大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