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隅顽抗

【凌李场合】二次伤害(第一次负距离的亲密接触)

洛门青山:

第一次负距离亲密接触后的第二天就被家长撞见是有多好的运气!


李熏然觉得收到了双重伤害!


昨晚和今早!


(双更达成!!520撒糖!!与正文《赵启平至上主义》相关,正文凌李作为副cp出场次数太少了!!很多他们的进程都只能单独挑出来写~~)


         凌李场合:第一次表白——《药丸》




正文:




       如果不是李熏然的感冒来的不是时候,两人确定关系下来的那天晚上就不仅仅是相拥而眠那么简单了。


       


       用赵启平的话来说,一个人要是喜欢你,他即使是身体上毫无行动,脑袋里却已经和你做完了整整一套十八式。


       


       李熏然表示不想跟赵启平说话。


     


       两人在一起后其实也并没有差别。其实两人都是心知肚明的,在没有说出那句话之前,两人的关系已经亲密无间。两人依旧分开住,但生活中却悄然无声地融入了对方的影子。这让李熏然在无聊的个人生活有了很多的趣事。




       好在不再是一个人了。




       其实两人见面的时间并不多,凌远身为一院之长,医院大大小小的事缠得他难以脱身,而海市的罪犯在两人关系确定后的一个多月时间里异常的猖獗。


  


       凌远回家晚,李熏然更甚,甚至好几次都宿在警队。




       凌远那边的事情忙完。李熏然着手的案件也在进行着收尾工作。要不是队员提醒,李熏然都忘了这天是周五。




       他接到凌远的电话,问他警队的事忙完没,晚上要不要回去吃饭,他说行,自己马上就回去。


 


       十二月的天气已经很冷,李熏然出警队时已经六点过,一阵寒风袭来,他拢了拢未扣好的衣服,进了车上打了暖气才觉得好很多。


 


       他不止一次去过凌远的家,两人关系确定前后都去过,也都是匆匆一面,连顿正经饭也没吃上过。




       凌远今天班下得早,去超市买了晚上要用的食材,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提了几大口袋回家。


       


       一回到家就开始收拾,换了窗套,新鲜的花替换掉餐桌上已枯萎的花。忙忙碌碌的,直到李熏然到来他还在尝锅里炖的汤的咸淡程度。




       觉得味道差不多了,给刚进门哈着冷气的李熏然盛了一碗。李熏然端着碗倚靠在厨房门口看着拴着围裙忙上忙下的凌远,心想着自己还真是赚到了。


 


       没过多久饭菜都上齐了,两人在席间谈天谈地,李熏然虽然有说话,但凌远还是察觉到他言语间的不对。




       警察这个职业总会见到很多的人心险恶,还有各种各样让人恶心到难以下咽的现场恶心画面。




       凌远并没有问他,李熏然想说自然会告诉他。他和李熏然是绝对信任的,这一点毋庸置疑。




       等凌远忙完一切回到客厅是,看到李熏然盘着腿坐在沙发里,盯着电视里正在播放的电影。但他的眼神却是放空的,一个画面也没看进去。


 


       凌远坐过去,陪在他的身边。李熏然说:“这几天一直忙的这个案子,我还顺道参加了一场葬礼。”凌远在旁边静静的听着。




      “他们在一起好几年了,过几天都准备着要求婚了,结果却出事了。我在葬礼上看到他一个人站在角落里一言不发地,就看着他爱人的照片。凌远,警察是个危险的职业,我知道,但我热爱。我以前无所畏惧,可现在我却害怕要是有一天我出事了,你要怎么办。我不想离开你。”




       李熏然怔怔地看着凌远,凌远伸手去抱住他,李熏然就把头搭在凌远的肩膀上。




      “熏然,你不要想那么多,我们不会分开。我们会一直在一起。你看你都在鬼门关走了一遭,阎王不敢要你,我要。




       凌远的话直击李熏然心脏,眼泪一下子就灌满了眼眶,他吸了吸鼻子,尽量不要让眼泪落下来。




       他感受着凌远起伏有致的胸口,双手环住他的腰,然后在他的耳边轻轻的说了一句让凌远血脉贲张的话。




      “凌远,要了我吧。”


 


       这话当然不只是刚才凌远说的那个意思。李熏然没想过自己会没皮没脸的说出这话。当话说出口后,他就埋在凌远的脖子处,不敢去看凌远的反应。




       凌远呵呵的笑起来,李熏然突然愣住。这人在笑,竟然在笑?




       脸上的血色比刚才更红。要是凌远说不好,那他岂不是丢人丢大发了。


 


       凌远费力才把紧紧抱住自己的李熏然分开,然后看着他要滴出血的脸。




      “我还以为你不愿意呢。”凌远说着,单手托住李熏然的后脑勺,一个吻落下,极尽温柔。他的伸进李熏然没有拉拢的并不厚的外套,隔着一层薄衣在他的上半身游走。




       李熏然虽然看起来瘦,但是精瘦,还是有肌肉的。他们拥吻着,感受着彼此的气息,仿佛世界就剩下了你我二人。




       李熏然涨红着脸,闭着眼睛接受着凌远给的一切,他的尽可能的回应着。但他的动作生疏,到最后还是放弃,任由凌远摆布。




       两人接吻,凌远顺势把这人推到在沙发上。其实沙发并不小,但两个大男人躺在上边还是远远不够。




       李熏然呼吸不过来,趁着只有最后的一丝气息,凌远才放开了他。然而他本来还穿在身上的外套,现在只是半搭在他身上,袖子还套着。而他里边穿的一件薄薄的羊绒毛衣已经由下至上的退了一半,鞋子早就不知道被蹬去了哪儿,然而已经关不了那么多。




       凌远摩挲着他的头发,问他:“是想在沙发上,还是我抱你去卧室?”




       其实在哪儿都是一样。




       最后李熏然还是选择了卧室,只是因为沙发让他很憋屈。凌远在抱起他之前,脱了他碍事儿的外套。




        将人扔到床上,随后就是疯狂落下的吻,不似刚才的温柔,更多的是急切。




        凌远口手并用,褪去了李熏然身上的最后一见衣物,然后对李熏然说:“你来脱我的吧。”




       李熏然是故意的。他的手有些冰冷,即使室内开了暖气,他的身体已经快要烧起来的,他的手还是凉的。他的手触及到凌远的腰腹时,那人的鸡皮疙瘩都快起来了。




      “你的手怎么这么冰?”


      “体寒。”李熏然嘻嘻笑着。


      “跟了我,以后你就不会体寒了。”




        李熏然还在想这话是什么意思,凌远就开始了接下来的行动。


 


       李熏然很好奇凌远这些东西都是跟谁学的,在结束一夜的情事后,凌远把已经没力气的李熏然抱进浴室,放了半池水,轻轻的把李熏然放进去,给他清洗。


 


       要不是看到李熏然已经没了力气,凌远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他觉得很有比较给李熏然调养调养,在没遇到自己之前他的日子过得是有多糙。


 


        洗完澡后,凌远给李熏然套上情侣款的睡衣,然后安稳的入梦。


 


        第二天一早,凌远便起来给李熏然熬粥。而李熏然昏昏沉沉的睡到九点过才起床。刚醒来后动了动身子,才发现浑身酸痛,特别是某个部位。


  


        身边凌远不在。




       做起来缓和了好一会儿,他才慢慢的起床,没找到鞋子,就放弃了寻找,光着脚,开门出去,然后喊了一声凌远。




       然而回应他的并不是凌远,而是其他人的声音。




       一个五十来岁的女人。




      “儿子,你家里有客人啊。”


 


        儿子!?


 


       李熏然愣在原地,脑袋断了路。


 


       他现在穿着和凌远同款的睡衣,头发乱蓬蓬的从凌远的卧室里出来,而且裸露在外的脖颈处,还有几颗明显的除非瞎了才看不见的草莓。


 


     “我以为你还会再睡会儿呢?”凌远关了火,走向他。




     “阿……阿姨。”李熏然拽着衣服一角,低声的喊了一声。




     “是熏然吧,我听凌远提起过你。没想到那么快就见面了。”凌母看着他,笑得很慈祥,他看着却很害怕。


 


      “你怎么不穿鞋子就出来了。去把衣服换了,出来吃点东西。”凌远打横抱起他,他毫无反应的任由凌远动作。




       凌远当着凌母的面,把李熏然抱进了卧室。




       凌母表示,我今天来的可真不是时候。


 


 


       李熏然觉得,以后要怎么面对凌母是好啊!!



评论

热度(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