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隅顽抗

【谭宗明x赵启平】骤雨初歇 15 (END)

油浸鱼:


今天是跨年夜,赵启平捧着一袋子烤肉味的薯片,窝在茶几面前嘎嘣嘎嘣地嚼。
谭宗明的客厅有毛绒绒的地毯,两个人靠着沙发坐在地毯上看电视。跨年晚会其实没啥好看的,小鲜肉和老腊肉们在台上唱唱跳跳,玩玩游戏抽抽奖,小姑娘比较爱看。他俩不过图个气氛,顺便吐槽一下现在的晚会都是什么水准,你看看这主持人,话都说不利索,全靠旁边的一直在救场,尴尬了吧。啧啧。
薯片见底,赵启平伸手想捞桌上的可乐喝,谭宗明按住他的手。“第二罐了,别喝了。碳酸饮料喝多了骨质疏松。”他对骨科医生赵启平这样说。
“谭宗明,你更年期提前啦?”
赵启平不满,但也没坚持要喝那罐可乐。谭宗明最近管他管得越来越多,和以前两人尽量互不干涉的相处方式大有改变。就像今天如果不是跨年,这个点他会以明天还要早起上班为由,把赵启平按进床里逼他早点睡觉。
谭宗明去厨房热了杯牛奶放到他面前,赵启平蹙眉看他,他不爱喝纯牛奶,那味儿简直败人胃口,小时候他妈都没勉强他喝过。赵启平把袋子扔进垃圾桶,拿起牛奶一口气闷了半杯,再不肯喝,推到谭宗明面前。
谭宗明看他鼓着脸急忙往下咽的样子实在可爱,暗自决定以后每天给他热个牛奶喝,有助睡眠。
零点还差两分钟,电视机的方框框里挤满了人,准备在三根指针都整齐朝上的时候一齐欢呼雀跃。
赵启平对跨年没有这么兴奋的情绪,撑着脑袋等零点。谭宗明把牛奶喝光,转过头问他,前几年跨年都怎么过的。
赵启平手指敲着桌子想了想,“去年印象最深,准备睡觉呢,一个电话被叫去了医院,广场那边出了踩踏事故……前年吧,好像跟曲筱绡他们过的。再往前……嗯就不记得了。”
窗外的烟花炸开,接连的爆炸声和电视剧里的吵闹声此起彼伏。谭宗明凑近他嘴角亲了一口,在他耳边说:“以后都跟我过吧。”
“这可说不准。”小赵医生笑得狡黠,加深了这个吻。
两人的手机在茶几上不要命的震起来,微信短信电话轮番轰炸。谭宗明没理会,把人压进地毯间。赵启平伸手够自己的手机,另一只手挡在谭宗明胸前,接起电话开了外放。
“赵启平!新年快乐!!!”
曲筱绡的声线又细又高,一片吵闹中也显得刺耳。谭宗明堵住赵启平的嘴,从他手里拿过走手机,重新放回茶几。
“赵启平,你是不是跟谭宗明在一起呐?”曲筱绡的声音从上方传来,“你们两个!和好了不应该请我吃饭吗!?还有没有良心?有没有天理啦!?”
“请。”谭宗明直起身子对着茶几说,“曲小姐想吃什么,吃几顿,在哪吃,谭某都乐意奉陪。”
“哼哼,我才不要当你们这对狗男男的电灯泡。好啦,不打扰你俩锻炼身体了,拜拜!”
谭宗明笑一声,低下身子又去吻他,被赵启平两只手扶住了肩膀。
“谭总,我们该睡觉了,明早还要上班。”赵启平学着他的语气说。
“新年的第一天,医院可不会清闲啊。”他歪着脑袋仰视谭宗明,脸上大写的欠收拾。
谭宗明握住他的手腕,大拇指在脉搏处摩挲了一番,拉到唇边亲了亲他的掌心,然后把人从地上扶起来。“那快去洗澡吧,我收拾一下桌子。”
赵启平愕然,他只是想使坏逗逗谭宗明,然而后者已经转过身,专注地收拾桌上散乱的零食了。
他只好爬起来,坐到沙发上看谭宗明。谭宗明拿起杯子准备去厨房清洗,转头看见赵启平还坐着不动,问他:“还不去洗澡?”
“谭宗明你故意的。”赵启平揣着抱枕说,“打击报复。小心眼。”
谭宗明扬扬眉,把手里的杯子放下,坐到他身边。
“我帮你弄出来?我不进去?”他看着赵启平的裤裆说。
赵启平把抱枕往他怀里一砸,起身朝浴室走去。谭宗明在他身后憋着声音笑了一会儿,也跟着进了浴室。

两人埋在柔软的被子里,谭宗明从后面搂住赵启平的腰,下巴蹭着他的头发。“过年跟我回家吧。”
“嗯……”赵启平迷糊着答应一声,又突然回过头,脑门险些撞上身后人的鼻梁。
“嗯!?”
“我爸知道你。”谭宗明摸摸他的头发,“所以……跟我回去吧?”
赵启平没去问他爸爸是如何知道,又知道多少。他扭着脖子看了谭宗明一会儿,重新转过头背对他,“不去……我都好几年没跟爸妈过年了。”
“你大年三十在家过,后面再跟我一起不好吗?”
“不好。”答得干净利落。
结果是,过完大年夜谭宗明拎着大包小包出现在了赵启平父母家。
虽然已经接受了儿子找了个男人的事实,并且也见过不止一面,但正式以女婿……不对,以儿媳的身份上门拜访,赵家父母还需要一点时间适应。好在谭宗明各方面都优秀的太过明显,又态度诚恳的在赵启平父母面前保证会好好待他。那架势就差敬茶喊爹妈了。
赵启平尴尬得只好躲去厨房切水果,边切边对谭宗明的脸皮厚度有了新的认知。
但后来谭宗明跟他说,自己那时候紧张得两手全是汗,一点也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镇定。
赵启平笑着摇头,不置可否。

不知是不是错觉,今年的冬天似乎比前几年都短,过完立春后天气很快暖和起来。
两人工作太忙的时候,就下班各回自己家,都不愿意打扰对方休息。闲下来便视情况而随便到谁家去住。
这天赵启平到家已经很晚,他推开房门,谭宗明在他床上躺着,正睡得香。他是知道赵启平第二天轮休,所以特地等他。赵启平洗完澡,轻手轻脚的钻进被窝,还是惊醒了谭宗明。对方睡意朦胧,手脚自动把人搂进怀里,这种气温适中的天,贴在一起睡也不会不舒服。谭宗明嘟囔着念:“启平,你搬我那儿去住吧……我一般不会太晚回家。”
赵启平没回答,紧了紧怀抱。“睡吧。”
最近几天一阵阵的下雨,天气潮的衣服都干不了。半夜一个春雷劈过之后,第二天早晨的阳光把空气中的湿气慢慢蒸干。
谭宗明从床上爬起来,打开窗户让空气流通。赵启平翻了个身,揉着眼睛问,“雨停了?”
“嗯,”谭宗明走回床边,在赵启平唇上落下一吻,声音带着笑意,“雨停了。”




END

结尾强行扣题get√
……拖了半年终于完结,谢谢看到这里的旁友。笔芯。
其实还有很多问题没解决,比如平平为啥不愿意搬一起住呢。说出来虐虐的,不适合放在结尾(喂。
总之剩下的问题他俩自己解决,我不管了。所以是大概没有番外了……吧。

评论

热度(3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