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隅顽抗

【凌李】失忆(保证甜)

山口叽叽妹:

一发完结!!我居然写了8K!!!


最近补《神秘博士》中毒!!


这篇用的是寂静梗,有点修改QAO


“寂静是《神秘博士》之中的一个怪物,寂静在我们之中已经非常久了,但没有人知道究竟有多久,因为没有人能够记起它们来。如果你看见了一只寂静,在你把视线移开的那个瞬间,你就几乎忘掉它们曾经出现在你面前出现过。”——来自《百度百科》


这篇借用“转眼忘”这一设定,其实单看这个梗还满虐的呢!!!会无限错过什么的!!


设定灵异都市,改了点职业,可能会有BUG……我的锅,都是我的锅。






  “我市最新破获一起连环窃梦案——”  


  凌远头沉沉的,觉得自己最近似乎漏了什么事情,明明就在脑子里转,却怎么都想不起来。


  接连两三天都有这种怪异的感觉,他猜是这几天做手术忙晕了。


  “诶,厉害啊!”韦天舒一手往嘴里送菜,一手滑动桌上的手机看新闻,问凌远,“这警官还挺帅的!看不看?”


  凌远正头疼,懒得搭理他,摆摆手叫他别来烦自己。


  “不过这贼也挺厉害的嘛,偷那么多。”


  “退休梦魔能不厉害吗?”


  “梦魔?”韦天舒翻着新闻,“真是诶!你怎么知道的?”


  凌远愣神,眉头微微蹙起,像是有些难以置信:“我说话了?”


  韦天舒大笑道:“凌院长,你是老年痴呆还是也被窃啦?可不就你自己说的退休梦魔嘛!”


  凌远太阳穴突突的跳,对刚才自己说的话竟没有一点印象,经韦天舒提醒才抓住点零星记忆,至于为什么说梦魔,“哦……窃梦的只有梦魔吧。”


  “哦哦,对的。”韦天舒想他说的有点道理,是自己大题小怪了。


  只有凌远越发觉得不对劲,近期大脑出现空白感的时间太多了。


  非要找原因又只想得到是太累了,他想,真的太累了吧。


  趁着今天不算忙,凌远决定晚上买点菜自己做顿饭吃。韦天舒听了他的计划,死皮赖脸要跟着去蹭饭,搞得凌远特别后悔告诉他!


  韦天舒也是开车上班的,本来打算先去凌远家等着。凌远数落他蹭吃蹭喝还不肯帮忙拎东西,没办法,他只好老老实实开着车跟去超市。


  现在是下班高峰期,也是逛超市高峰期,在停车场找到两个车位并不容易。


  等韦天舒停好车往超市入口走时,已经被凌远电话催好几趟了。


  真不知道同样是停车,凌远怎么能这么快找到?


  “行了行了,别催了,这不车位难找嘛!”


  韦天舒躲着过来的车辆,后退到旁边的车位上,跟一人正好撞上,他赶紧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啊,忙着躲车没注意背后,不好意思!”


  那人伸手扶稳韦天舒,客气笑道:“没事。”


  韦天舒一看,这人挺眼熟啊!还好他记性不错,立马指出:“你是不是那个!!那个!!!最近破案的!!?连环窃梦案!”


  李熏然没想到在停车场能被人认出来,还是因为一条并不显眼的小新闻。


  他局促的挠了挠后脑勺,不大好意思,公式般嘱咐说:“真巧,那个……出门注意安全,睡前检查门窗。”


  韦天舒也觉得巧,还想和年轻警官多交流几句,警民鱼水情嘛!结果电话那头凌远快怒了,直接把他吼回神。韦天舒想想人家也不认识自己,死命讲话多尴尬啊!临走前仍问了句:“警官叫什么名字呀?”


  “李熏然。”


 


  凌远要买的东西不多,主要是菜。韦天舒懒得管,也不会挑,就在后面推车。当凌远研究到底是买点黄瓜呢还是买点青菜呢的时候,韦天舒已经闲的快长毛了。


  没想到买个菜那么麻烦。


  他正要掏手机玩时,发现了远处的李警官,第一反应就是喊凌远看,毕竟他第一次遇到上新闻的人呢!


  “诶诶诶,看!就那位,李警官。”


  凌远挑着青菜,没抬眼,随口问:“什么李警官。”


  “今天中午聊的连环窃梦案啊!”韦天舒得意道,“我刚在停车场遇到他了,第一次遇到新闻里的人呢!”


  凌远仍是那副不屑的模样,语气冷淡:“我也上过新闻,你倒没崇拜我嘛。”


  韦天舒无言以对,看李熏然要走了,赶紧嚷嚷:“你真不看?”


  “看看看。”凌远被他烦的无奈,顺着韦天舒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哪里有什么年轻的小警察。


  身旁的韦天舒扼腕:“可惜啊!人走了!”


  他俩买完菜去停车场,韦天舒先陪凌远把菜放他车上。


  停车场里空了不少,凌远领着韦天舒来到车前,又听韦天舒叫唤:“真的巧诶!刚才李警官车就停你边上!你说我咋没发现呢?”


  听他先是感慨巧合,又感慨命运,最后居然臆想到李警官和自己有不解之缘,凌远终于听不下去了……


  “想吃饭就闭嘴。”


 


  李熏然本来是打算买点吃的补充下冰箱库存,结果刚拿好牛奶就被局里一通电话召唤回去,不仅啥都没买,还在局里忙活到半夜才回家。


  在灵异事件调查科干了这么多年,李熏然仍没适应这种工作节奏,毕竟只有人是要休息的。


  据通知,曾经被李熏然抓获的一位囚犯越狱了。李熏然抓的人太多,不知道他们说的是谁,问道:“哪一个呀?”


  队友们纷纷苦大仇深的模样,“嗜忆者,趁狱警交接时跑的。”


  李熏然听到这个名字,瞬间明白大家为什么是这个反应了,骂道:“狱警都傻吗???”


  “是啊……”队友应道,“都强调多少次要盯紧了,哎。”


  嗜忆者字面意思,靠吃人类的记忆为生,尤其喜欢吃人小时候的记忆,以前倒还算和谐,对人没有太大影响。可前阵子这位嗜忆者不知道发什么疯,胃口大增,直接把一个人全部的记忆都吃了。李熏然追捕他数月,某天夜晚趁他精疲力尽时才勉强抓住。


  抓捕嗜忆者最困难的一点是只要不看他,就会彻底忘记刚才见过他的事。


  李熏然头更疼了,哎,为什么偏偏想不起来抓捕那天的具体情况?


  他在警局分配完任务,满身疲惫从车上下来,眼睛余光一扫,警察敏锐的观察力使他立马想起边上的这辆车好像是刚才超市里那辆。


  巧啊,李熏然想,不过以前这车位有车吗?


  他拍拍头,晕的很,什么都想不起来。李熏然没有继续纠结,锁好车回了家。


  


  凌远临睡前接到韦天舒电话,问手表是不是落他家了。凌远从客厅找到厨房又找到玄关才发现他的手表。


  韦天舒打扰了凌远睡觉本就理亏,嘿嘿哈哈的和他赔罪,说过几天再请他吃饭。


  凌远把手表依然放在鞋架上,打算明天出门时顺手拿上。


  他正要回房间睡觉,听见隔壁邻居回来了。


  对这位邻居,凌远可以说没有一点印象,似乎从来没有遇到过他。虽然现在社会邻居之间几乎不交流,但他的这位邻居真是有够神秘的了。


  凌远突然起了好奇心,透过猫眼看向外面,可惜只有一个背影,是位青年。


  像是有心灵感应一般,当凌远好奇他的模样时,那位青年正好转头——即使对方不可能看见自己,凌远却有种感觉,他认识自己。


  尤其是当他看清对方的脸时,脑子里轰的一声,震得他脚步虚晃,险些栽倒,仅一眼,他突然想起很多事情,很多他似乎忘了许久的事情,都在此时此刻全部回到了脑中。


  “熏然!”


  凌远全身血液沸腾,低头就要开门,但当手摸上门把时,他的大脑又恢复冷静了。


  门把冰凉的触感刺激他回想,怎么突然想开门?刚才——哦对,韦天舒让他找手表。


  另一边李熏然盯着对门的猫眼,总觉得内心莫名激动,却不知道到底在激动什么……他摇摇头,哎,太累了太累了!


  李熏然从一串钥匙里找出了家里钥匙。


  听见隔壁的关门声,凌远搓把脸,决定喝杯牛奶促进睡眠。


 


  这晚凌远睡得很沉,甚至一连做了几个梦,都不大连贯,总是有一个青年陪在边上。


  每一次他想看清对方的脸,每一次都会错过,有时是马路对面,他想过去,却被人群硬是挤到别的地方;有次在医院,对方就在自己面前,可他稍一转头就找不到了。


  早上醒来时,凌远胸口堵得很,换好衣服临出门,看到韦天舒的手表时,他突然想起昨晚的事,昨晚——为什么他会突然想开门?


  他反反复复回忆昨晚的事情,手表、手表、手表……


  这时,他突然听到钥匙声,应该是邻居准备去上班了。


  邻居?


  他什么时候有邻居了?


  对——他有邻居,他的邻居是……


  随着门外电梯的声音越来越小,凌远最后一点呼之欲出的记忆也消失了。


  作为医生,他开始意识到这似乎并不是简单的过劳症状。


 


  队友来找李熏然咨询,他那次到底怎么抓住嗜忆者的。


  李熏然很想回答这个问题啊!但他真的不记得了!就记得是嗜忆者正虚弱的时候!


  队友:“咦,没别的细节吗?”


  李熏然摇头,叹气道:“可能是抓捕时出了问题,细节想不起来了。”


  “我昨晚都想破头了!”几个队友都要抓狂了,“这怎么抓啊?记都记不住。”


  记都记不住……听见这话,李熏然总觉得有什么细节漏过了。


  而且肯定是关键细节。


  既然记不住——


  “那我们怎么知道嗜忆者存在的?”


  李熏然一句话顿时惊醒众人,对啊,那我们怎么知道的?


  不同于其他人的困惑,李熏然反倒笑了,说:“算个好消息!说明有办法记住他!”


 


  因为最近大脑不好使,又赶上查嗜忆者案件,李熏然决定去医院查一查,确定下自己没问题。


  他隐约有点害怕,怕也被吃了记忆,要是不大重要的还好……要是重要的……


  李熏然内心掀桌,怎么可能不重要啊!!!嗜忆者就喜欢吃好记忆好不好!!!!越幸福越重要的他越爱吃啊!!!!


  越想越不放心,等他回过神,已经来到了医院门口。


  他一进门就遇上了熟人——在超市仅一面之缘的韦天舒。


  “李警官!!好巧啊!!你来做什么的?”


  李熏然也不避讳他,老实说道:“检查下身体。”


  韦天舒带他去挂号,随口问:“查哪方面的?”


  “脑部。”


  “哦!这个啊,哪方面的?”


  李熏然犹豫了下,还是说了:“记忆方面。”


  “记忆?”韦天舒话里一顿,嘀咕道,“怎么都查记忆啊。”


  “都?”


  “哎,也没几个,我随口说的。”


  李熏然挂好号,韦天舒特热情的直接带他去科室,给他解释说:“不过你可能得等会,我们院长今天也在查呢。”


  “这样。”


  韦天舒进去看了看,凌远果然在呢,他退出来和李熏然说了,还热情关怀:“要不要陪你等?”


  李熏然不习惯被不熟悉的人这么热情对待,赶忙说:“不用了不用了,您去忙吧。”


  “小警官真客气,那你等会吧,哈哈。”


  韦天舒笑着走了,留下李熏然乖乖的坐在走廊椅子上等待。


  


  凌远从仪器上下来,看医生一脸惊讶他就明白了,自己的记忆真的出问题了,只是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什么记忆。


  医生指着图片上一块忽蓝忽红的区域解释:“您的这块区域很微妙,既显示存在,又显示不存在。”


  “意思是?”


  “或许,我猜……”凌远院长威严太强,医生不敢随便说出猜测,得到凌远眼神许可后他才继续说,“它需要一个契机。”


  “契机。”


  没等凌远问出什么是契机,小护士带进了一个人,她见凌远还在里面,慌张道歉:“对不起对不起院长,我以为您已经检查完了……”


  凌远说着没事,从显示器前抬起头,与对面的人同时呆住了。


  尽管他俩谁都没开口,医生护士还是敏锐的意识到气氛暧昧的变化,趁他俩都没发觉一前一后出去了。


  堵塞几天的大脑突然清晰了,凌远和李熏然瞬间明白这段时间到底漏了什么。


  他居然忘记了凌远/李熏然!!!!


  凌远还绷得住脸上表情,李熏然先撑不住,几乎是扑过来的,他想抱住凌远,想想抱好像太奇怪了,便堪堪收回手,转而握住凌远的胳膊,问:“那个,就是!是!——你还好吗?”


  听他就是就是的,凌远以为李熏然要问什么呢,冷不丁听到最后还没反应过来,僵硬回道:“挺好的,嗯,也没多好。”


  李熏然确定了,这次肯定和嗜忆者有关……


  他盯着凌远,一方面想多看看凌远,另一方面怕再一转头又忘记了,结果看的他自己先脸红了,尴尬的说:“那个,我怕忘记了,盯着你回忆回忆情况……”


  凌远倒是很淡定:“看呗。”


  那天晚上,他在吃饭,嗯,和谁吃饭?——凌远!!


  再想想,因为他想和凌远……告白。


  凌远发现李熏然的脸莫名其妙又红了一倍,觉得他可爱极了,又很郁闷自己居然把李熏然忘了。


  李熏然当然注意到凌远笑了,他不敢继续盯着凌远的眼睛,转而盯向他的嘴唇。


  “我们俩那天在吃饭,然后……”


  “遇到了逃窜的嗜忆者。”凌远接下他的话。


  李熏然边盯着凌远边习惯性捏住自己的下巴,分析道:“看来是在抓捕时发生意外,对我们都产生了影响。”


  “嗯,那现在怎么办?”


  李熏然拍掌决定:“先和我去警局。”


  凌远刚要动,被李熏然拦住,“别动,看着我!”


  要在平时,凌远肯定非常激动,这话也太太太暧昧了。


  李熏然:“我怕你又把我忘了……”


  好,凌远更激动了,好在他擅长装镇定。


 


  韦天舒被凌远打电话喊来时,觉得面前的俩人非常诡异。


  “你们非得这么互相盯着啊?”


  他俩异口同声回答:“是的。”


  韦天舒开着车嘴里讲不停:“我就说缘分吧?太巧了,还好有我,不然你俩大眼瞪小眼的怎么办?”


  凌远懒得搭理他,李熏然更没心思回答他。


  毕竟他现在和李熏然/凌远对视啊!!


  李熏然既心累摊上这件事,又有点庆幸,不然他哪有机会和凌远这样接触?痛并快乐着吧。


  凌远想的不多,就一个念头,我得盯紧他。


  


  到了警局,李熏然和凌远拉着手,脸对脸走进来,大家还以为李队长是来出柜的!


  甚至有人忍不住捏把汗,不知道李局长怎么想。


  李熏然把人召集了,把来龙去脉一解释,大家都懂了。


  之前和李熏然探讨细节的队友提问:“我记得抓捕那天是情人节吧?”


  “是的。”李熏然问,“怎么了?”


  “队长,你情人节和凌院长一起过的啊?”


  李熏然很想堵住他的嘴,抓重点不是这么抓的。


  “我俩就一起吃个饭!你瞎讲什么,案子最重要!”


  “好吧。”那人又问,“你们要一直看着吗?”


  “对!!!”李熏然觉得自己解释的够清楚了。


  “为啥不用录音笔?忘记了就听听?”


  李熏然想想,诶,有点道理,冲边上喊了句:“拿支录音笔来,啊不,两支。”


  眼前的凌远脸色立马变了,满不高兴的说:“我不要。”


  “那你怎么记住我?”


  “现在开始一直待在一起,一米内,不可能忘记。”


  李熏然很乐意,装为难:“那睡觉怎么办?”


  “我家床够大。”


  不知道怎么回事,大家都有种看情侣秀恩爱的感觉。


 


  明明是正经办案子的时候,李熏然却很难集中注意力。


  以前只要凌远在旁边坐着,他浑身紧绷脑顶冒烟。现在不仅要和凌远那么近的坐在一起,还得互相盯着看着。


  而且他很怕凌远看出自己的心思。


  “队长!!我们发现一段监控有点问题!!”远处一位队员紧盯电脑喊道。


  李熏然蹭的站起来也过去看,监控比较模糊,加上那人包裹严实,不好辨认。


  “就是他。”


  听到边上突然传来的声音,李熏然讶然道:“咦,凌远,你怎么在这?”


  众人:……


  说完没两秒,李熏然反应过来了,有些尴尬,结结巴巴说:“哦哦,我知道了,知道了……这、忘得真挺快的。”


  “没关系。”凌远抬起胳膊搂住李熏然的肩膀,另一手指着监控中的人影说,“身形很像。”


  “顺着查。”


  “队长!薄教授来了!”


  因为抓捕嗜忆者实在难度太大,这次越狱也有损警察形象,局里特别邀请专家薄靳言来做指导。


  薄靳言坐在沙发上,对面是李局长,正在给他说明情况。


  当看到李熏然和凌远一个贴一个走过来时,他也没有太过惊讶,反倒脸上多了种“哦——”的表情。


  “我已经听说了两位的情况。”薄靳言换了较为随意的坐姿,“想必是抓捕嗜忆者时受到影响。”


  李熏然一拍手:“你说对了,肯定是这样,但为什么偏偏是不记得对方?”


  薄靳言看向李局长,说:“这个问题还是单独和你俩说吧。”


  李局长会意,立马起身,让他们慢慢聊。


  李熏然想,需要把他爸支开吗?又不是什么——警察的敏锐让他突然想明白了,他下意识扭过头,不敢看他爸。


  凌远对嗜忆者不了解,问:“麻烦薄教授解释了。”


  薄靳言简而言之:“想必,是他挣扎时吞噬了你们的记忆。至于为什么是对方,应该是因为你们潜意识里保护了最在乎的记忆——”


  李熏然想捂住薄靳言的嘴让他别讲了,难怪他要让李局长走开,感情是不想替他出柜啊!!


  在李熏然最紧张的时候,薄靳言不说了,转而问:“你俩准备在抓到犯人之前一直呆在一起?”


  “应该……是这样吧?”李熏然偷看凌远,见他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便说,“反正我俩邻居,拿东西也方便。”


  “这样。”


  李熏然本以为他要支点招,结果他真的没再说什么,转而翻阅起目前的资料。


  


  晚上,李熏然乘凌远的车回家,想起明天凌远应该是要上班的,随口问道:“那你上班怎么办?”


  “你可以陪我去。”


  李熏然扣着安全带,说:“别闹,都得上班。”


  凌远没多说,专心开车。


  车里开着暖气,温度刚好,李熏然不免有些昏昏欲睡,遇到减速带被颠醒时他很茫然,我在哪……什么地方……哦,凌远,对的。想明白后又低下头心满意足的睡着了。


  凌远见李熏然又睡了,便把温度调高些,想要不然在车里备条毯子。


  最好的是他发现,现在只要一直想着李熏然的事情,好像就不会在转头的时候忘记了。


  他觉得这算是好消息,可总想着李熏然,怎么工作呢?


  凌远轻轻捏住李熏然的鼻子,很快放开,笑着叹了口气。


 


  一夜无梦,少有的好觉。李熏然没舍得睁开眼睛,往面前的怀抱里蹭了蹭。


  蹭完他意识到不对劲了,这是哪里!!!搂着我的是谁!!!


  一睁眼,是凌远啊。


  李熏然的完全没变得安心,是更崩溃了,他居然在凌远的床上,怀里,睡了一晚。


  以前从来没敢想过的。


  凌远还没醒来,搂在李熏然腰上的手不大安分的探进睡衣里,在他嫩滑的腰上打着圈摸。


  李熏然瞪大眼,一动不敢动,想,凌远到底是醒了还是装睡……


  不会是装睡吧。


  他被摸得实在受不了,慢慢往后躲了点。凌远潜意识觉得手里空了,摸两下没摸到,很快也醒了。


  李熏然赶紧闭眼,装作还没睡醒,可颤抖的睫毛把他的小心思暴露无遗。


  “熏然。”凌远声音带着睡意,抬起手臂撑住头,笑着问,“睡得好吗?”


  李熏然翻过身把脸埋进枕头里,说:“挺好的……咦?”


  “咦什么?”


  “我没看你也没忘记你诶。”


  凌远想夸他聪明,发现的这么快,觉得说出来太把他当小孩子哄了,便跳过了这一步。


  “是的,说明你刚才一直在想我。”


  “啊。”李熏然更不敢抬脸了,这句话未免太……


  凌远凑近这只小鸵鸟,搂住他的腰说:“如果你不想忘记我,要一直想我。”


  


  凌远成功了。


  李熏然在刚发现自己喜欢上他的时候都没这样!真的满脑子都是凌远!


  从早上起床,什么一直想我,到凌远亲手给他做早饭,再送他上班……


  李熏然晕晕乎乎,好像做了场美梦。


  “队长!!好消息!!我们发现了疑似嗜忆者藏匿的地点!!”


  “等等!!!”李熏然打断他,匆忙拿黑笔在手背上写下俩字“凌远”,再示意队员继续说。


  按照薄靳言的分析,现在嗜忆者能力虚弱,需要补充能量,比起大人,小孩的记忆又好又方便夺走,应该会选择孩子比较多的地方。


  也是机缘巧合,让他们误打误撞在一所幼儿园附近发现了这处藏身地。


  确认目标后,李熏然立马带领队员做行动部署,全部交代完后他总觉得有什么没做。


  正纠结时,一位队员提醒道:“队长,你是不是又把凌院长忘了?”


  “啊!!”李熏然恍然大悟,狠拍自己手背,哎!!亏他还记了呢。


  其他人安慰他:“没事队长,你记不得我们记得,以后兄弟们提醒你。”


  “是啊!保证你忘不了凌院长!”


  李熏然嘴上谢谢大家,心里怎么想怎么不对劲。


  这是什么发展啊?


  


  凌远打电话来让李熏然下班后直接去医院找他,他还在忙,暂时没法去接他。


  李熏然没纠结为什么不干脆自己直接回家的问题,他挂了电话后,几个队员立马围上来,说:“队长,你放心,我一定会提醒你的!!”


  李熏然苦笑,我自己也会努力记得……跟得健忘症了似的。


  他想起抓捕那天的事情,情人节嘛,约个朋友去西餐厅,还能干嘛。


  “哎。”李熏然不由自主叹气出声,亏他攒了一个月的斗志,毁于一旦……


  不过既然当时在被嗜忆者攻击时,他下意识保护了重要的记忆,所以才……


  那对于凌远来说,是因为和自己的记忆也很珍贵吗?


  想到这,李熏然控制不住笑意,嘴角刚翘起来,想起还在开会,装着咳嗽捂住了嘴。


  


  李熏然到医院时,又撞上了韦天舒。


  他怀疑这位大夫是不是每天游手好闲,尽好在大厅转悠,不然怎么次次遇上他。


  韦天舒异常热情,见到李熏然就笑,还笑得十分诡异:“李警官呀李警官!”


  “嗯?”李熏然直觉不对劲。


  “凌远真小气,居然把你藏到现在!我都不认识!”


  李熏然尴尬笑笑。


  “对了,现在我们医院大多大夫都认识您啦。”


  “啊?”


  我也没一直来看病吧,李熏然想。


  韦天舒忙着去别的地方,奸笑着说:“你去院长办公室看看就知道啦!”


  李熏然带着好奇来到办公室,敲敲门听里面人回应后才进去。


  凌远正在收拾办公桌,见是李熏然,立马笑了,说:“来的正好,我也下班了。”


  李熏然走近才发现办公桌上有几个相框,全是他的照片。


  他犹豫要不要开口提照片时,凌远主动交代:“提醒自己的。”


  这样啊……难怪韦大夫那么说了,李熏然难以形容此时的心情,凌远居然偷拍他这么多照片!!!!还很理所当然的样子!


  还用想吗,还用问吗,还用猜测吗,凌远肯定喜欢自己!!而且喜欢的不得了!


  这么大的惊喜就摆在他面前,李熏然觉得浑身轻飘飘的,分分钟能浮起来。


  他努力隐藏亢奋的心情,试探道:“那个,照片,你有挺多的嘛。”


  “还好。”


  “我今天把你名字写在手背上,想提醒自己的,结果忙起来还是忘了。”李熏然郁闷,以为能管用呢。


  “给我看看。”


  李熏然献宝似的把手背举到他面前,“就是写的急,字太丑了。”


  “还行,以后换个地方写,手背没用。”


  李熏然随口接话:“换哪啊?”


  “心里。”


  “啊……”李熏然愣在原地,想,他他他是在、调——戏——我——吗——


  凌远换好衣服,把车钥匙揣进口袋,李熏然以为要回家了,赶忙跟上,不料凌远突然停下,李熏然便“咚”的撞在他后背上。


  “熏然。”


  “嗯?”李熏然摸完额头,在理头发。


  “你太可爱了。” 


  不等李熏然接话,凌远直接把他搂在怀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全是李熏然的味道。


  李熏然两只手垂着,不知道是否应该回应这个拥抱。


  “我很后悔。”


  凌然突然说出这句有些莫名其妙的话,李熏然没明白:“后悔?”


  “被你忘记又很开心。”


  李熏然没吭声,等他的下一句话。


  “因为你在乎我。”


  凌远说得十分肯定,完全不认为李熏然会反驳的样子。


  事实上他真的说中了。


  “如果早点说清,也不用等到今天。好在确实有缘,不至于一直错过。”


  李熏然想,什么!!这是告白吗!!我还没来得及说啊?凌远真的在和我告白吗?


  他搜查刮肚想不出适合的回答,怕沉默会产生误会,只好立刻回搂住凌远,毕竟肢体语言往往更诚实。


  就这么安静了很久,李熏然下决心告诉凌远,其实我情人节那天约你出去,就是想告诉你,我也喜欢你,而且喜欢你很——


  他的手机响了。


  


  虽然出了点小状况,嗜忆者还是被有惊无险的抓住了。


  据说审问时李熏然非常激动,抓着嗜忆者咆哮,让他赶紧把没吃掉的记忆还了。


  大家都笑他,平时看着脾气挺好,审起犯人来倒很厉害。


  李熏然傻笑:“我同情受害者啊,记忆多重要嘛。没事,很快就会还给受害者了!”


  助攻神队员又一次提出宝贵问题:“队长,你的回来了吗?”


  “我?我什么啊,我好的很啊?”


  大家互相对看一眼,懂了。


  “你又忘记凌院长了!!!!”


  


  等李熏然回到家,站在凌远门前时,他有点小怂。


  记忆回来了,之前做的事更显得羞耻啊。


  原来在去医院检查之前,他和凌远还见过那么多次,结果全都一转头就忘记了。


  哎,真的太可惜了。


  所以他现在和凌远算是谈恋爱了吧!!


  “熏然,怎么不进来?”


  凌远听见门外有动静,屋里的灯光衬得他整个人像在发光,李熏然莫名感动,扑上前搂住凌远的腰说:“我情人节约你出去,是想说,我也喜欢你,喜欢你很久了!”


  凌远把人搂进屋,顺手关上门,说:“这话憋了很久吧?”


  “对啊,那——你呢?”


  李熏然贴在门上,感觉到有条腿抵在他两腿中间,特别十分故意的摩擦着他的大腿内侧。


  “凌、凌远,不能再多动了……” 


  “抬头。”


  李熏然乖得很,才刚刚抬起一点,便被凌远吻住了,至此一发不可收拾。


 


  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队员们都故意逗李熏然:“凌院长凌院长,别忘了哦。”


  “队长,今天联系凌院长了吗?”


  “该给凌院长打电话了吧。”


  李熏然:“闭嘴!!”


  




其实我主要就是想写凌远那句“要一直想我”嘻嘻嘻嘻嘿嘿嘿嘿


结尾处安利一发《神秘博士》

评论

热度(673)

  1. fripside山口叽叽妹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哟吼哟吼